陈龙老婆竟是薛之谦前女友?

发布日期:2019-05-16 01:4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这首歌算得上是薛之谦的成名曲吧,他自己也自嘲,这么多年了,大家就只记得他有一首叫《认真的雪》的歌。。。

  大家听这首歌都会觉得是挺伤感的一首失恋情歌,而这首歌的确是薛之谦失恋的时候写的。

  2015年9月,薛之谦因离婚事件上头条,被许多网友八出了他历任女友,而最轰动的便是章龄之了,小8没记错的话,那时候还上了热搜。

  薛之谦《认线年发行的,所以他们的恋情应该是在06年之前了。那个时候的薛之谦还不红,哪怕是参加完选秀节目出来,也没有大红大紫过。

  这种给ex写歌的行为,小8突然就想起霉霉了。看到薛之谦说写歌时的心境,再结合他深情的唱出那些歌,心都酥了有木有~~所以才会有粉丝跑去观光前女友微博的事件吧。

  据说当年两人感情可是好到如胶似膝的地步,薛之谦把她当做了结婚对象,应该说是生命中挺重要的一个女人。

  那时候章龄之劈腿胡彦斌~~人不可貌相,人家斌斌可是名副其实的霸道总裁呀!

  有娱乐媒体报导过,薛之谦有一次逮着胡彦斌打车的机会,开车去翻盘。上海真小啊哈哈哈哈~

  嫌疑人被抓获后,警方就开始清点青蛙,李警官告诉记者:“不查不知道,一查吓一跳,我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多青蛙,我们盘点了一个多小时,才数清楚,足足有450只,差不多有50斤,拎上车的时候两个人都扛不动,我们四个人扛了3趟才把所有青蛙运走。”

  大概2010年的时候,章龄之又跟一个台湾的艺人陈为民在一起了。据说那时候拍摄《包三姑外传》时因戏生情的,直接甩了胡彦斌。

  陈为民经历失败婚姻、让他陷入牢狱之灾的感情,今年45岁的他又在北京「找到真爱」,大陆女星章龄之年仅24岁,两人合作新戏《包三姑外传》时坠入情网,上月戏已拍毕,他还乐不思蜀。

  陈为民和章龄之年纪相差超过20岁,一位该剧演员透露:「他离婚时付了不少赡养费,上一段感情和侯丽芳侄女谈了6年,最后因为分手分得不开心,闹到坐牢4个月,这次他找到这麼棒的对象,我们都说他终於发达了。」

  陈为民也在部落格里写下心情,但也透露感情遭遇阻碍,「一位男演和一位女演谈恋爱了,不管男生有班或女生有班,他俩总是形影不离,两小无猜,好令 人羡慕,没多久他俩决定杀青后结婚,大夥除了祝福,也期待能在喜宴上全剧组团聚,又过了一阵子,女方的妈妈飞来北京看『女婿』,丈母娘不答应这亲事…。」 他说大陆一胎化,家庭结构简单,如果要结婚,男方要先搞定女方父母,目前他仍在努力中。

  当时陈为民跟章龄之微博互动挺频繁的,www.171999.com。陈为民是奔着结婚去的。所以章龄之差一点儿就要嫁去湾湾了。

  结果女方家里不同意,仅半年后,2012年7月,便传出章龄之跟陈龙奉子成婚。杀的看客们一个措手不及。

  说到庹宗康的老婆kiki,那时候她跟章龄之的关系也挺好的, 两人在微博上也会互动神马的。

  但据说章龄之宣布结婚那天,kiki问她却没得到回复,从此两人便再也没有互动了。

  这一波又一波,章龄之的恋情实在是太混乱了,并且自从小薛之后,审美便彻底绷了有木有!!

  “伟大的变革——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型展览”参观人数突破160万人次12月18日,参观者在“伟大的变革——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型展览”外自拍留影。截至当日,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举行的“伟大的变革——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型展览”累计参观人数突破160万人次。[详细]

  章龄之曾在节目中透露,钱枫有一次生病了起不了床,第一个便打电话给她,然后她就立即跑到钱枫家里照顾他,钱枫感动的在她的面前哭了起来,现在章龄之已与陈龙结婚生子,生活幸福而快乐,而钱枫则单身一人,继续在演艺圈打拼。

  两人现在生活和和睦睦,今期管家姿报码彩图!估计是章龄之也收心了。生了个可爱的宝宝酒酒,微博也经常晒晒晒什么的。

  看的出她现在过得挺幸福美满的。可能真如她所说,过去了就过去了。现在人家过得好,小8也还是挺祝福的。

  然后小8看到下边还有小薛的观光团,也真的是太认线现在特别期待老胡的《猎场》,期待老胡的现代剧。

  本来这次《猎场》胡歌和陈龙是三度合作,又是饰演一对好兄弟,两人本应默契十足,但胡歌却大呼别扭——原来他在剧中要和陈龙的太太

  饰演情侣。“这部戏我和龙哥唯一的话题就是他太太,因为太尴尬了。他的太太在戏里面演我的女朋友,我们三个人还一起演戏,你说这是多尴尬的场面啊!”胡歌直言,和章龄之的戏对他来说特别“难”,让他很难入戏。他笑称:“我是一个很有道德的人,朋友妻不可欺,但我同时又是一个职业的演员。”2333胡歌简直太可爱了~~

  孙振启透露,他的反腐漫画之所以是56幅,也是有讲究的。“很多人问我,反腐关你一个老百姓什么事情?我说怎么不关我的事,这是大家的事情。所以我画出56幅代表咱们56个民族,寓意反腐倡廉工作应当我们全民参与。”